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也夫的博客

活得很高兴的乐观主义者

 
 
 

日志

 
 

业余奥运的破产——我的奥运观(三)   

2012-07-25 08: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奥运还有一个理想就是体育独立于商业。这个理想如日中天的时候要求参赛选手必须都是业余的,职业选手是不可以参加奥运的。这应该是顾拜旦那个时代的中产阶级的理想。其实这表现出他们对古代奥运的不够理解,对古代奥运的游戏规则的歪曲。古代奥运跟经济并不是完全没有联系的。古代奥运有一时期奖励优胜者一罐橄榄油。当然也有一定时期是一点奖励也没有的。古希腊的奥运是有阶级门槛的,有严格的参赛资格,奴隶是不可以参加的,还有严格的性别门槛,妇女不可以参加。古代奥运在同期的赛事上绝对是最开放的体育活动。在同一历史上,跟其他活动相比较也是最开放的。比如说古希腊的数学非常繁荣,最早的数学家毕达哥拉斯,他的数学派别对一些绝活是密不传人的,封闭的。现代奥运的最大的特征是什么?我以为就是开放性。古希腊开创了一个先例,但也有局限,并不是充分开放。实际上能来的人也都是经济情况不错的人。在顾拜旦时代中产阶级所提倡的业余体育中实际上包含两种追求,一种追求是教育。顾拜旦本身是教育家,他希望用体育来塑造人。因此竞技活动不应该是经济活动。教育应该是单纯的,教育是改造自己的心灵的,怎么是为了钱呢?为了钱的教育成何体统呢?但是它里面其实还有另一种追求:标榜业余。这人必须吃饱饭,必须有余力,才能玩体育。这种业余实际上是造就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区别。能玩体育的是有钱阶层、有闲阶层。说业余,很含蓄没有挑明,但实际上是这么回事。

    下面就是业余奥运在推广的近百年中发生的典型的故事。一个故事是1912年的斯得哥尔摩的奥运上,一个美国运动员,他是印安血统,叫索普,他夺取了两项全能冠军。考虑到年代的话,他的成绩是相当出色的,百米跑到11秒2,跳高1.79米,1500米4分40秒。现在参加十项全能的人,百米跑11秒2也能跟上趟,也不算惨。中国现在十项全能冠军百米能跑多少,最好成绩11.06。杨传广1500米要跑5分多。索普绝对是天才。第二年洛桑会议上他的奖牌就被取消了,美国人自己查出来,他上高中时参加了职业棒球队。他为什么要参加棒球队呢?因为家里穷,他为了念高中,暑假时参加过这个棒球队,一周可以赚几十美元,就因为暑假参加这个活动,奥运金牌就被取消了,以后他的日子很不好过,穷困潦倒,做过很多卑贱的工作,挖沟,做替身演员,等等,中年去世。当时奥委会强迫把他的金牌给那个亚军,那位亚军很有人格,拒绝接受,人家的金牌我为什么要,当时曾强迫他接受。多年后这枚金牌又归还给奥委会,直到1983年萨马兰奇将这个金牌还给索普的儿子。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开幕式上,点燃火炬的是两个受压迫者的后代,索普的孙子和欧文斯的孙女。

    第二个故事是早期奥运中马术比赛有严格的规定,比赛选手的军衔必须在上尉以上,上尉以下选手不能参加比赛,参赛的一般都是骑兵军官。有一个瑞典选手马术非常之好,但因为官衔不够,本国政府就偷着给他提拔一下,参加马术比赛。得了冠军之后,他被军队严厉处罚。换一个国家,可能就不处罚了,但是瑞典还是有自己传统的,不能乱来。然后这事曝光了,曝光后奥运会撤销了那枚金牌。

    这两个故事,特别是最后一个故事,可以看到是赤裸裸的保护等级制,为什么只能是上尉以上军衔才能参赛,这种保护等级制已经到了丑陋的地步。严格规定职业选手不能参加,只有业余的人才能参加,那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富人可以业余,穷人行吗?没有这种可能性。我也承认顾拜旦所说的,作为教育手段的体育不可以跟经济挂钩的,那是为了塑造品格,使自己完美起来。但是在奥运会上,这样的体育推行得通吗?

    我前面提到的修道院长,曾经提过这样的口号,更快更高更强,其实这个口号有点空洞。如果说这是奥运的理想,那么我们要追问,追求更快更高更强的是个人还是人类?如果是个人超越自己还好说。如果是人类,职业可以比业余玩得更好,更能追求到更高更快。另一方面,你顶得住少数个人,顶得住国家吗?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来的都是职业运动员。如果奥运要捍卫住自己的纯洁性,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奥运不要轰动,不要成为世界性奥运会。如果不想成为半壁江山,对不起,你请我们来,我们就这样来。国家体制是有差别的,社会主义国家统统都是职业运动员,国家养的这些人,发展中国家很多运动员都是靠体育维生的。

    纯洁的理想是脆弱的,组织者绝对不敢放弃扩大奥运影响的目标。1974年在奥运宪章里明确剔除了“业余”两个字,业余可以来,职业也可以来,都可以来了。这里面不可能没有遗憾,我们不是完全不能理解顾拜旦思想里的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但在实践中它是行不通的,我们看到的是这样一种结局。

    再往前走怎么样,商业大规模介入,已经跟缔造者最初的想法天差地别了。美国洛杉矶奥运传递圣火,每个传递者要交3000美元,你想不想玩这个游戏,想玩就交3000美元,这还叫圣火吗?所以说这里面充满了矛盾。经过我们这些学者的分析,看到这里面充满混乱,不符合逻辑的东西太多。实际上最初主办奥运的这些人都是社会上有势力的人,奥运的发起者是地方上的中产阶级。以后,中产阶级当中的一部分成员的理想代替了此前他们阶层中另一部分成员的理想,赚钱压倒了身份显示。不管此前奥运先驱们怎样固持后一想法——奥运是高雅的事情,而现在他们同阶级中的另外一拨人认定,赚钱才是当务之急。

  评论这张
 
阅读(1261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