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也夫的博客

活得很高兴的乐观主义者

 
 
 

日志

 
 

自序: 你想象不到的事实(《科场现形记》前言)  

2014-02-19 18: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生物学的忠实粉丝。自1997年始,一发不止,先后读过150余本生物学著作,领教过生物学思想家的大小观点、各色表述,不计其数。竟是其中一句格言最令我折服:“事实比想象更离奇。”长考这句话后是惊叹和气馁,惊叹大千世界的奇特,气馁我们想象力的孱弱。如果不是看见,我们能够想到海底会有海星这样奢华的生命造型吗?倭黑猩猩的群体在遇到食物即将发生哄抢时,会忽然开始相互抚摸生殖器,即刻便心情愉悦遂有了四岁孔融般的礼让。自青霉素问世以后的70余年间,抗菌素花样翻新,多如牛毛,但细菌和病毒安然无恙。何故?它们平均一天繁殖30代。靠着这样的速率和与之成正比的变异,细菌保有着极大的多样性。此理同样可以解释海星和倭黑猩猩。大自然中一把把严酷的选择剪刀与基因特有的变异之间的伟大互动,将多样性推向极致,超乎我们的想象当不在话下。

能被这句格言感动,是因为我本有这样的内因。1987年我和一位著名的历史小说作家摆谈。我的一番吹牛令他对这位籍籍无名的学者刮目相看。我说:你们比寻常小说家幸运,因为历史人物间的博弈,远比小说家的凭空构思精致、离奇、勾心斗角、匪夷所思。原因无他。小说家的想象力好一点、坏一点,无非是千百册图书的销售落差,而李世民兄弟的玄武门博弈,赌注是身家性命。双方的阴谋设计差得了吗?

德国人教育中的十岁分流和其职业教育中的双轨制,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与之相比,其学者著作中的一句话,特别是这句话中的一个寻常词汇竟同样打动我:“学校教育研究长期以来在德国是以‘教育实情研究’的名义进行的”。(福尔,1996,《1945年以来的德国教育》,第82) 其实我的教学轨迹差不多就是这样一路走来。不管讲授什么题目的课程,城市社会学、消费社会学,我的课程都贯穿着两个旋律。我讲的是理论,却要求和指导同学们做深入的社会调查,翔实地讲述其中的某一博弈、勾当、现象。德国学者的话让我知道了,此一作法可以上纲上线,它不是一个侏儒的偏好,它是不可替代的,甚至堪称是首要的工作。实情不知晓,谈什么道理,搞什么方案,构造什么理论。且选学我的这门课“批判的教育社会学”的同学们,在被驱赶调查和写出某种“实情”时,要比他们学习城市社会学、消费社会学时,具有更大的优势,甚至可以说,没有比他们更胜任写出“教育实情”的人。

社会生活中充斥着悖论。以下是与本书相关的两种悖论。

其一。但凡粗通教育的人都知道,时下的教育不是帮助,而是在摧毁孩子们。我执教过的人民大学和北京大学中的多数农村籍的女孩都颇瘦小,身高多在150上下。何故如此。她们中学时大多住校,伙食不好,每天却至少要苦读14个小时。就是说,她们要在最不利于发育的状态下成长。心身所处情境一样,不过是身体较精神更为外在罢了。这两所学校中的半数以上的同学(无论城乡),不知兴趣为何物。当年他们一定都是考试高手,如今学过的唐诗大多已记忆残缺。大家皆知时下的教育如此,却悉数上阵,从幼儿园到高三年级,十四年如一日。阁下会说,这悖论不新鲜,不就是一种囚徒困境吗?不错,其陷入的正是此种逻辑。与寻常之囚徒困境不同的是这困境之深广。请问今日中国,哪个年龄段的人最苦?答曰:618岁者。哪个职业的人最苦?答曰:学生,他们每日作业的时间大大超过父母。这是史上最大的、旷世难觅的囚徒困境,或曰悖论。

其二。我们生活在社会中,却常常对我们身外的社会其他部分懵懂无知。原因异常简单。一方面,不在其中者,难解其中义。另一方面,身在其中者,多作沉默人。何况即便身在其中,所知不过一个局部。于是要么大家茫然不知,要么局中流溢出的信息碎片被加工、夸大、曲解,标签化。

以上两种悖论均非无解,即便艰难。解第二悖论应该是解第一悖论的前提。本书作者们没有其他高明之处,他们完成这些文章的最大优势是,初进高校,中学生活的记忆依旧鲜活;而那段生活之吊诡,真的比想象更离奇。教师中一个眼光毒辣的异端,凭借身上的少许感召力,调动出一个个后生们的热忱。午夜梦回那段百味杂陈的经历,费神打捞那些曾经巴不得忘却的记忆,遂有了下面的篇章。后生来路各异,故事五花八门,其中颇多你想象不到的东西。

原想扼要介绍一下本书的篇章,略一思忖,便放弃了。原因之二是,文章太多,全书共48篇,不知从何说起。原因之一,也是更重要的,不想诱导读者。若择要介绍,无论是选择更有意义的,还是更有趣味的,都过多地掺杂了编者的偏好。学生交上的作业,常常在文中某处用黑体字或下划线。我一概勒令去掉,理由是:你构思时已经筛选了事实,行文时更注入了语气上的轻重缓急;再搞成特殊的字体,主观导向就嫌太过了。不同的事实在不同的读者那里有高下不等的意义,那不是你能预料和左右的。给出“路标”后,就是读者自由选择的阅读空间了。

前面说过,我的授课一向是两个旋律并行:我的授课,学生的作业。在历时三年的教学相长中,拙作也已完成,冠名《吾国教育病理》。它与这本书构成姊妹篇。爱唱和会听的人,大多更喜欢和声。

谢您拨冗阅读上述。

                                        (郑也夫编:《科场现形记》,中信出版社,2014年)

  评论这张
 
阅读(130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