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也夫的博客

活得很高兴的乐观主义者

 
 
 

日志

 
 

“谁?我!”——封闭的社会  

2014-03-10 14:4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前两章中我们讲述了社会中人们见面后的问候词。有时候因间隔着一道门户或仅靠电话沟通不能谋面,问候前便先要问询对方姓甚名谁,对方或是被动或是主动要作出通报。发生在这之间的惯用语汇是饶有趣味的。

    费孝通在《乡土中国》中为我们生动地描绘了乡间的情景: 

你不妨试一试,如果有人在你门上敲着要进来,你问:谁呀?门外的人十之八九回答你一个大声的。这是说, 你得用声气辩人。在面对面的社群里一起生活的人是不必通报姓名的。很少太太会在门外用姓名来回答丈夫的发问。

   其实岂止在乡间,就是在城市的传统社区中,“谁?我!”这种回答方式也是颇为流行的。流行的原因在于我们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圈子中,叩门的人大多不是亲属即是近邻。

   “尊姓大名”是因为我们不熟悉而用的。熟悉的人大可不必如此, 足声、声气甚至气味,都可以是足够的报名。我们社交上姓名的不常上口也就表示了我们原本是在熟人中生活的,这是个熟人的社会。

    但是我们因为久习于这种我呀!”“我呀!的回答,也会有时候用到了门内人无法辨别你声音的场合。(费孝通,1947 1011

    在具有高度流动性的美国社会中,姓名更经常地挂在嘴上, 不仅被别人频频称呼,自己也每每要主动自报。美国人在自己的住所和办公室里听到电话铃响,拿起后的第一句话往往是:This is xxx(本人姓名)Speaking.(可直译为:这是xxx 在说话。)因为美国大学中的课程大都是自选,即使是为数不多的几门必修课也由自己选择在哪个学期中学习。没有经常的同学,大家不断组合。于是形成一个惯例,第一堂课上,同学轮流自我介绍:“我叫xxx,主要兴趣是……”落落大方地自报姓名成了极为频繁的活动。

    到了交际更为频繁的社会上,或是对于某些社会活动频繁的社会角色来说,口头互报姓名让人应接不暇,且难于将人头、姓名、单位、住址、电话一一记住。名片应运而生。于是通过事前的印制准备,人们把自我介绍浓缩在一张精美的小纸上,以呈送名片代替了口头介绍,省去了絮叨。

    帕默尔说:语言现象也反映出人的另一特点……求经济省力。在正常情况下,说话人将满足于使用为传达自己信息所必需的最小力量。(帕默尔,193685)在一个封闭、缺乏流动的社会中, 大家都生活在亲属和熟人的小圈子中,其中一人只要拉长了声调 一声,或喊叫一声,周围人就知道他是谁,于是一个单音字( 成了省时省力又亲切和蔼的最佳选择。社交圏子一大,即使人数不过二三十,要从音调判定正身就已经太难为人了;而一旦生人 或不常往来的人频繁登场,就失效了。图穷匕首见,不管字蕴含着多少亲切感,它只好让位于硬崩崩的、单刀直入的姓名大号了。因此姓名这时变为最简明和省力的了。当人数超过50 人,特别是当生人频频出现时,名片就成为最省时省力、便于储记的手段。人们总是这样有意无意地选择着,不使自己徒劳受累。

    细心的人们可能会察觉,不同社会中的姓名通报方式与其主导的价值观竟是高度和谐的。封闭社会中的自报方式——“是个代词。代词就其形式本身而言是最无个性的,因为它是公用的,人人都可以自称为,都可以称他人为。姓名则不然, 虽然重名重姓并不少见,但一般在一个具体场合中,某一姓名只代表一个人,在称呼中它远比含有更多的个性色彩。你我相称(即使用代词)给人亲近感,姓名有时则会使人感到生硬、见外。在少数几位朋友的晤面中,我们往往不直呼对方大号,以避冒昧,也不自称姓名,以免给人留下张扬之嫌,多是你我相称 要不然就使用准代词”——“小刘老张。称名不称姓当然也是各民族普遍使用的缓冲生硬、增加亲切感的敬称。

    以代词自称帮助人们隐去姓名,无意中也正与传统社会中不鼓励人们出名和宣扬人怕出名猪怕壮的价值观暗合。传统社会中的人们普遍信奉的美德是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他们笃信:出头的椽子先烂,出名的人要倒霉。而高扬姓名的方式”——自报大名、主动送名片——又正同开放社会中鼓励个性、鼓励自由竞争的价值观相吻合。在美国社会中,有抱负、有雄心ambitious,它同时亦可译为野心勃勃)是远比谦虚更令人称道的美德。在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社会中,知名度也已成了令人敬佩和追求的东西。在一个高度封闭的社会中,在其一个个小圈子——村落、社区中,大家的知名度一样大也一样小,谁都知道谁,大家都是也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而在开放的社会中,个性被高扬着, 每个人都更属于他自己,他不仅把自己的名字挂在嘴上,印在名片中,还希望留在更多人的心中。我们这里绝不是在作好坏的判定,只是在描述从语言现象中窥测到的生动的社会现实。

                                         (摘自郑也夫著:《语镜子》,中信出版社,2014)

  评论这张
 
阅读(1161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