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也夫的博客

活得很高兴的乐观主义者

 
 
 

日志

 
 

“张老”——令人作呕的称谓  

2014-03-15 00: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在长者身上的,除了老张的称呼,还有另一种称呼:张老。而用来称呼年轻人的却只有小张了,绝无“张小”的称呼。这也从另一角度说明了中国文化是面向老者的文化,它把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老者身上。

   张老是比老张更高一级的敬语。固然这称谓上含有年龄更长的一层意思,但却不仅如此。人们极少将一位看守大门或清扫垃圾的老人称为某老,即使他们已经足够年迈。他们常常被称为老张,或是被戏谑地称为老张头,即使更尊重些,也只是以张大爷李大爷相称。张老李老的称谓则颇有一点礼不下庶人的味道,大多只用来称呼有一定地位的人, 特别是那些无官职却曾经或仍旧具有某种地位和声望的人。老张 是个形容词;而张老是个名词,直指一种身份, 它是不能分给一切人的。这里,我们嗅到了一种势利的气味, 同是老者竟被划分出了等级。

    有人群的地方就有势利小人,就有阿谀奉承之徒,但是当一个民族着意造下一些专门的谀词,便意味着这个民族中的趋炎附势之风已经相当可观和成熟了。一切美好的形容词——伟大、天才、孔武、俊美——均可以用于奉承,但它们本身与奉承无涉,它们可以用在恰当的地方。在传统社会中的敬语和尊称是发达的,其中不乏带有不平等和浓厚的贵族味道的称呼,但是称谓所反映的阶层差别——诸如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是那个社会明确标榜的, 因此人格上的格外奉谀倒不一定突出。在近现代,这种称谓上的特权受到每一次革命的冲击。在当代西方社会中,贫富两极的人口锐减,中等阶层极大地膨胀,人们通过在公共场合中将Sir(先生) 用于每个人而清除了其原有的贵族气味。而在1949 后的中国,我们曾作出最大的努力清除一切显示尊卑的称谓,造成了一个平等的同志称谓。在这一纯洁平等的背景下,虽然某老的恭维披上的是新的语言外衣,其包含的势利与不平等仍是十分触目的。 某老的流行,说明平等追求的失败,一种新的不平等取代了旧的不平等。法国大革命后是贵族语言的复辟,我们的革命更可怜, 革命后人们竟借平民的语言造就着新的尊卑。不知道某老的呼唤者和被呼唤者们还记得推行同志时的初衷吗?

                           (摘自郑也夫著《语镜子》,中信出版社,2014)

答网友赵炎:此文完稿于1990年,问世于1993年。当然也有些年了。这称谓不在传统敬语中。我觉得是在共和国时代流行起来的,似乎还不是共和国初期。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