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郑也夫的博客

活得很高兴的乐观主义者

 
 
 

日志

 
 

最漂亮的黑话   

2014-03-18 21:05: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隐语在清代初年兴起的洪门(即红帮)中获得了大发展。在他们的黑话中,隐语称作条子,对话叫作阐条子,开除出帮叫作搁皮,帮会证章叫作花花,没有入会的人叫作空子,称官府为对头,官差为风仔,官兵为猛风,别人为有风,众人为风大,银两为瓜只,刀为跳,抢劫财物叫启发、看财喜,招了口供叫拉稀,报仇叫拿梁子,打死人叫丢翻, 联络码头叫拿上服,宣传和通知叫打响片,吃饭叫造粉子,筷子叫双锏,肉叫片子,鱼叫摆尾子,酒叫纠头子,截道叫打鹧鸪。除了这些词汇外,帮内人初次见面时自然还有一套套的对白。当洪门人遇到帮内人截道时亦要说出一道道切口后才能过去,且听“打鹧鸪” 的口白:

“兄弟你真鹧鸪肥,真正是好吃食。”答曰:“我不是鹧鸪, 本是洪英。”问:“洪英亦要打?”答:“我头上有三粒金刚沙, 背后有二十一条料丝骨,不怕你。”问:“你包袱有几多斤重?” 答:“二斤十三两。”……问:“我要抢你个包袱。”答:“你欲宽容而取。”问:“你看面前有棘?”答:“我脚踏铁板, 不怕棘。”问:“我斩你一刀。”答:“我前日在洪门过了两张刀,何怕你一刀。”(萧一山,1935284 

以下是小说《林海雪原》中土匪黑话: 

蘑菇,溜哪路?什么价?

嘿,想啥来啥,想吃奶就来了妈妈,想娘家人,孩子他舅舅就来了。

紧三天,慢三天,怎么看不见天王山?”

野鸡闷头钻,哪能上天王山。

地下有的是米,唔呀有根底。

拜见过啊么啦?

他房上有没有瓦,非否非,否非否!

哂哒?哂哒?

一座玲珑塔,面向青带,背靠沙。

么哈?么哈?

正晌午说话,谁也没有家。

天王盖地虎?

宝塔镇河妖!

脸红什么?

精神焕发!

怎么又黄了?

防冷涂的蜡。

好叭哒?

天下大大啦! 

我以为,这些黑话是《林海雪原》中最精彩的语言。若是作者曲波自己攒出来的,其天分简直高到不可思议了,如果是采集到的真正的土匪黑话,也让人惊叹。知道东北人能侃,没想到这么能侃,连土匪说话都这么讲究。

                       (摘自郑也夫著《语镜子》,中信出版社,2014)

  评论这张
 
阅读(51257)|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